首页 房车改装快讯文章正文

【山东潍坊青州房车改装厂】_“南大碎尸案”遇害者家属:再不要个说法,就怕来不及了

房车改装快讯 2021年04月02日 09:22 99 admin
【山东潍坊青州房车改装厂】【山东潍坊青州房车改装厂】【山东潍坊青州房车改装厂】
u003cp>3月31日,江苏泰州。u003c/p>u003cp>50岁的刁爱华坐在沙发上,一头短发显得干练,但遮不住的白发和略显蜡黄的脸色,将她的憔悴展露无疑。u003c/p>u003cp>刁爱华是刁爱青的姐姐。u003c/p>u003cp>1996年1月,轰动全国的“南大碎尸案”发生。受害人刁爱青时年不满20岁,案发时系南京大学成人教育学院一年级学生。案发后凶手毁尸灭迹,此案时隔25年仍未侦破。u003c/p>u003cp>近日,刁爱青家属正式起诉南京大学,让此案再次成为大众关注的焦点。u003c/p>u003cp>天目新闻记者来到刁爱青老家江苏泰州,在专访中,刁爱华讲述了为何起诉南京大学,案件给家庭带来的变化,想对凶手说的话并回应了网友的质疑。u003c/p>u003cp>u003cstrong>那天以后,一切都变了u003c/strong>u003c/p>u003cp>1996年1月19日,是刁家最难熬的一天。u003c/p>u003cp>“接到电话说我妹妹没了,我整个人蒙了,根本没办法思考。”刁爱华至今记得,那天下着大雪,南京警方开车到泰州接上家人,她浑浑噩噩坐在车上,一路到了南京。或许是严冬低温,刁爱华只记得整个人在不住颤抖。u003c/p>u003cp>刁家人从未想过,刁爱青身亡背后的迷雾,时隔25年仍未吹散,而整个家庭的巨变,犹如当天的大雪,无声而至。u003c/p>u003cp>刁爱华清楚记得,父亲以前是个很开朗的人,虽然家庭条件一般,但家里不缺欢声笑语。u003c/p>u003cp>事发那年,刁爱华刚刚出嫁不久,照农村习俗,新婚后第一年要去婆家过春节,但刁爱华无法接受阖家团圆的日子,让二老在家独处。u003c/p>u003cp>“我爱人带着我骑了一个多小时摩托车,回到父母家里,整晚都没有人说话。”回忆当天的场景,刁爱华只觉得无尽的压抑。u003c/p>u003cp>很多时候,刁爱华与不知情的朋友闲聊时,往往会陷入沉默。u003c/p>u003cp>“拉家常时人家问你父母生了几个孩子,有没有姐妹,好多时候我都避而不谈,不知道怎么回答。”久而久之,刁爱华没事就不太爱出门了。u003c/p>u003cp>改变的不仅是刁爱华,为了逃避所有人都熟知家中变故的环境,刁爱华父母离开住了大半辈子的村子,如今刁家老宅常年大门紧闭,贴在门口的对联一角耷拉,已褪了色。u003c/p>u003cp>u003cimg src="https://x0.ifengimg.com/ucms/2021_14/2506678730A0990A045854BD2DF169256F88DC80_size55_w720_h540.jpg" />u003c/p>u003cp>刁家老宅u003c/p>u003cp>“这些年和我父母几乎不提妹妹的事,大家心照不宣,都有默契。”刁爱华坦言,25年来除了必要的事情,平时不会和父母有交心的深谈,父母也变得沉默寡言,“从那一天起,我们一家人的生活就已经乱了”。u003c/p>u003cp>u003cstrong>再不要个说法,就怕来不及了u003c/strong>u003c/p>u003cp>今年3月29日,刁爱青家属前往南京市鼓楼区人民法院,对南京大学提起民事诉讼。u003c/p>u003cp>对于这次起诉,刁爱华表示2016年她最后一次去南京大学沟通无果后,就有了这个念头。u003c/p>u003cp>“光想不行,得行动起来,这些年我爸妈年纪越来越大,我都快步入老年了。”刁爱华无奈苦笑,“如果再不做这个事情,就没时间了。”u003c/p>u003cp>回忆案发后几次去南京大学的经历,刁爱华有些失落,“每次都是抱着希望去,最后失望而归,感觉人家把我们当瘟疫一样,避之不及”。u003c/p>u003cp>从2015年开始,刁爱华发现自己常常睡不着觉,却找不到原因,直到2017年情况愈发严重后才发现,自己患上了抑郁症,并开始服药治疗,今年春节还因抑郁症住院治疗。u003c/p>u003cp>“每个人都希望生活在阳光下,什么东西都能敞开,但我的内心,一直生活中黑暗中,不愿跟人家讲。”谈及此,刁爱华努力调整呼吸,“太多东西憋在心里,憋坏了。”u003c/p>u003cp>成家后两边的老人都需要照顾,家里还有孩子,妹妹的事情又是追在她身后无形的压力,这些年刁爱华不是没有想过放弃,甚至是彻底的放弃。u003c/p>u003cp>“想过死,发病的时候,脑子里就会胡思乱想,但想到如果我再没有了,我父母怎么活下去……”刁爱华情绪有些失控,不住落泪。u003c/p>u003cp>刁爱华的母亲有慢性疾病,父亲股骨头有问题,行走不太方便,让唯一还有能力为刁爱青奔波的刁爱华,感到了时间的紧迫。u003c/p>u003cp>“好好的人在学校念书,说没就没了,还是这么残忍的方式,学校除了我妹妹出事那年来慰问过之外,这些年再也没有下文了。”对于此次起诉南京大学,刁爱华表示希望学校承担该负的责任,同时也给不断老去的家人一个交代,“不知道父母还能在世几年,希望案件能快些有进展,为妹妹讨回公道找到真相,这样就算有天父母走了,也能走得安详。”u003c/p>u003cp>此案代理律师周兆成表示,由于学校宿舍管理员滥用教育惩戒权,从而导致刁爱青情绪悲愤,离开宿舍,发生了刑事案件,要求学校方承担侵权责任和安全保障的责任;同时从警方公布的抛尸地点看,在学校附近,那么不排除由于学校的管理过错,导致犯罪嫌疑人混入校园,发生凶杀事件。u003c/p>u003cp>u003cstrong>如果凶手能看到这篇报道,希望你主动站出来u003c/strong>u003c/p>u003cp>随着事件再次回到大众视野,网上也出现了质疑家属“起诉校方就是为了钱”的声音,刁爱华在专访时予以了回应。u003c/p>u003cp>“每个人都有言论自由,我没办法不让他们说话,但我希望他们想一想,我是想要我妹妹在世好,还是选择现在要去走这条路(起诉南京大学)好?”刁爱华叹气道,“如果妹妹还在,我们姐妹在一起,那个欢乐是无法用金钱衡量的,我父母也能享受天伦之乐。”u003c/p>u003cp>对于目前网上引发的关注,刁爱华表示其实自己几乎不看媒体的报道,“我只是把想说的话、真实的话说出来,谢谢大家的关注,如果因此能让这个案子往好的方向发展,我愿意承受关注带来的不可避免的压力,只要能尽快给我们家人一个交代”。u003c/p>u003cp>“如果这个罪犯还在世,看到这篇文章的话,希望他能良心发现,能够主动站出来,承认这件事情。”问及如果有天能见到凶手,会对他说些什么时,刁爱华并未展现出极端的愤怒,“正常来说,人家肯定说要给他千刀万剐,我不会去跟他讲这些东西,他也是个人,我相信法律会给他公正的判决。”u003c/p>u003cp>专访结束时,泰州下起了雨,刁爱华与记者致意告别,穿上雨披骑电动车离去。对于今后的路该怎么走,刁爱华并没有把握。u003c/p>u003cp>天目新闻记者就刁爱青家属起诉南京大学一事,多次联系南京大学宣传部,截至发稿时尚未得到回复。u003c/p>
【山东潍坊青州房车改装厂】【山东潍坊青州房车改装厂】【山东潍坊青州房车改装厂】

标签: 【山东潍坊青州房车改装厂】

发表评论

房车改装快讯网Copyright Your WebSite.Some Rights Reserved. 备案号:桂ICP备05013317号-1
Robots|THML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