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房车改装 > 正文

北京 租房车(北京房车租赁哪家好)

随着北京市建立统一的网络租房平台,房租大幅上涨,政府可以干预,押金由第三方账户管理,租金一次性收取一般不超过3个月……11月24日,北京市十五届人大常委会第三十五次会议审议了《北京市住房租赁条例(草案)》(以下简称条例草案),逐一回应了目前市场上的住房租赁乱象,并提出了多项对策。

北京市人民政府8月24日发布《北京市房屋租赁条例》(征求意见稿),至今已有三个月。那么,该法案具体有哪些内容,对应的是租客反映的租金乱象,在后续实施过程中又会面临哪些新问题?

对此,新京报贝壳财经记者采访了多位租客、中介以及相关领域的专家,试图揭开账单背后的故事。

该法案准确地打击了租金混乱。

数据显示,截至今年一季度,中国网络租房人数为8711.6万人,同比增加1044.1万人。但与此同时,越来越多的租客反映,自己在租房的道路上踩了很多坑。今年8月,《中国青年报》的一项调查显示,79.8%的受访青年表示在租房上踩过坑。

今年8月24日,北京市人民政府发布《北京市住房租赁条例(征求意见稿)》,贯彻党中央“房子是用来住的,不是用来炒的”的导向,建立“租购并举”的住房制度,规范北京市住房租赁活动,维护租赁当事人合法权益,规范住房租赁市场秩序,促进北京住房租赁市场健康发展。

征求意见稿公布三个月后,11月24日,北京市十五届人大常委会第三十五次会议召开。会议听取了《北京市房屋租赁条例(草案)》。《条例(草案)》从多方面入手,针对房租涨幅大、租客退押金难、中介跑路、出租房屋质量堪忧、发布虚假房源信息、群租乱象、二房东跑路等房租市场乱象提出了一系列措施。

北京多位通过自如平台租房的租客告诉记者,租赁合同到期后,第二年基本都会上调租金。熊琪琪(化名)告诉记者,她是自如租房,一年合同到期后,自如将3000元/月的房租提高到3300元/月。但她搬出去后,因为长期没人租,房子租金降到了2800元/月。另一位通过自如平台租房近七年的租客雪莉(化名)也表示,自如刚开始在合同中明确三年不涨价,但第四年,房租每个月就涨了500元。

北京 租房车(北京房车租赁哪家好)  第1张

针对租赁市场租金上涨,条例草案规定,当住房租金明显上涨或者有可能明显上涨时,市政府可以采取涨价申报、限租或者涨租等价格干预措施,稳定租金水平。一旦采取价格干预措施,出租人应当执行;拒不执行的,由市场监督管理部门依法处理。

“中介走了,区域经理换了工作,店铺撤了,客服也不解决实际问题。毕业后第一次租房就遇到了大坑。”韩飞(化名)通过21世纪不动产租了一年的房子,一次性交了一年房租,一个月押金,一个月中介费。本合同中显示的甲方为北京琦君房地产经纪有限公司,居间方在签订本合同时承诺该房屋的所有维修及配套费用均包含在中介费中。后来下水道堵塞需要维修时,韩飞被告知下水道不在维修范围。此后,小程序上的房屋门锁维修及取暖费申请一直被拒绝或待批,而线下门店和中介一直联系不上。后来,韩非发现北京琦君房地产经纪有限公司并不是中介所说的21世纪不动产的子公司。韩非发现,今年4月,有租客投诉公司不退押金。

针对类似韩非的房租乱象,条例草案也做了明确规定。针对中介跑路,条例草案规定,北京将建立统一的“房屋租赁管理服务平台”,将合同备案与租赁登记挂钩。鼓励出租人和承租人通过住房租赁管理服务平台完成住房租赁合同网上签约,并自动提交登记。此外,草案还规定,住房租赁企业单次向承租人收取的租金金额一般不得超过三个月的租金,超出部分的租金纳入监管。在承租人退押金难方面,条例草案规定,住房租赁企业向承租人收取的押金一般不得超过一个月租金,按规定由第三方专户管理;租赁合同到期或者终止时,除扣除租金、违约金等费用外,住房租赁企业应当在承租人退房后3个工作日内将剩余保证金和租金退还给承租人。

假房源是租房市场的另一个大洞。租客林超(化名)在租房时也遇到了乱象。林超告诉记者,自己在中介朋友圈选了一套房子,但实地看房时,被中介告知房子刚刚租出去,被推荐给了另一套房子。而且房租比之前每月多了近1000元。“这种情况并不少见。其实就是中介发布虚假房源引诱客户。”林超说。

对此,条例草案规定,互联网信息平台应当根据《条例》的有关规定,对发布者提交的证明材料进行审查后,方可发布合规信息。信息平台知道或者应当知道信息发布者有提供虚假材料、发布虚假信息等侵害消费者合法权益行为的,应当及时采取删除、屏蔽相关信息等必要措施。两年内因违规发布房源信息、推荐房源的,互联网信息平台应当采取在一定期限内限制其信息发布等必要措施,保护消费者权益。

今年10月,望京二房东跑路事件也上了热搜。很多互联网公司的员工表示,他们在望京附近租的房子的房东失联了,他们交房租的房子也面临被退。

为整治二房东跑路,条例草案规定,租赁他人房屋从事转租业务的,或者个人转租超过规定数量的,应当向区市场监督管理部门申请设立住房租赁企业登记。

此外,条例草案规定,房屋租赁企业对出租房屋进行室内装修违反相关规定。经有资质的检测机构检测,室内空燃气质量不符合标准的,由住房和城乡建设或者房屋主管部门责令限期改正,并处1万元以上5万元以下罚款;逾期不改的,处以10万元以上30万元以下罚款。存在安全隐患、人员繁杂、吵闹扰民的“群租房”也将被取缔。根据草案,应当以原规划房间为最小出租单位,不得使用隔断改变房屋内部结构。客厅不得单独出租,厨房、卫生间、阳台、储藏室等非居住用房空不得出租居住。同时,也禁止出租违法建设和其他依法不能出租的房屋。

中介、租客、专家对审议后的租房条例草案怎么看?

《条例(草案)》的实施,尤其是统一租房网签平台对房屋中介的影响?

贝壳财经记者就租房账单的内容询问了我爱我家、麦田房产、链家等多家房产中介。大部分代理商表示,没有听说过上述租房法案,公司也没有接到将被规范的通知。

北京一家我爱我家门店的代理商表示,听说过这个规定,但目前还在起草阶段,对目前的租房市场没有影响。“即使实施了,也会限制中介公司,对房东直接租的房子影响不大。”

我家的工作人员表示,公司还没有收到纳入统一租房网签平台的通知,目前也没有相关措施。

截至记者发稿,链家方面没有回复。

对于京租法案,租客齐芳(化名)认为,新规对当前租房市场存在的问题一一做出了回应。“草案中的很多内容都是租房市场的痼疾,改变可能是一个长期的过程。”

谈及租房条例草案的具体内容,标准排名城市研究院院长谢表示,条例草案中的一系列措施,包括稳定房租价格上涨、押金托管、将超额月租纳入监管、统一租房合同平台等,强化了租房交易的安全系数,有利于净化整个住房租赁市场环境。对于市场来说,这是一个强有力的信号,房屋租赁可能成为未来居住生活的主流方向。对于中介来说,黑中介的空被严重压缩,而正规中介则无法再用各种手段抢房等恶性竞争。对于市民来说,有空余房间的就不用担心租房了。租房的市民交易更透明,成本降低,生活更安全。长期的租房需求也能得到更好的保障。

但与此同时,谢也表示,虽然住房租赁市场的“脱媒”一直在努力,但由于租赁市场供需双方的特点,没有居间,租赁双方的成本只会更高,实际上很难实现完全的“脱媒”。对此,谢建议,规范中介行为比完全“去中介化”更实际。类似于房屋买卖的网签平台,房屋租赁的网签平台的意义在于规范交易,为租赁当事人提供便利,约束中介行为,防范交易风险,便于政府对房屋租赁市场的管控,帮助政府更好的规划。

最后,谢强调,如果该条例获得通过,在落地过程中的主要问题是监管。另外,签约平台的便捷性和安全性;如何打通建设部门、公安部门、民政部门等问题亟待解决。

易居研究院智库中心研究总监严跃进认为,该法案的出现,应该理解为政府搭建一个更有服务保障的平台,优化二手房租售等交易服务,因此本身不存在“去中介化”,对中介机构的市场地位没有冲击和影响。另一方面,政府平台的建立客观上提高了服务水平,有助于各种市场交易。

严跃进指出,对于市场而言,后续形成更好的配套更为关键;对于中介来说,要时刻关注市场和外部环境的变化,进一步优化服务水平;对于市民来说,需要了解这类平台的运营规则。

“(条例颁布后)后续房价和房租会进一步稳定。从实际流程来看,(统一租房合同平台)的信息会更加充分,这也有助于房价和房租监管的细化和精准化”。

新京报壳牌财经记者赵方园李梦晗编辑陈力校对赵琳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