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汽车资讯 > 正文

林肯房车(林肯房车价格及图片大全)

林肯房车(林肯房车价格及图片大全)  第1张

文宁知道,自然是放心张小国会办事。当初之所以把他盯上玉器店,只是看上了他融入社会的能力。

把东西交给张小国后,文宁知道要抬手捂住嘴,打着哈欠出去了。

“宁芷小姐,你辛苦了。”何云突然出现,文宁吓了一跳。

何云:“你是回文家还是回先生给你准备的别墅?”

文宁看了一眼何云,轻笑一声:“没人告诉何叔叔,把我藏在金屋犯法吗?”

何云的笑容还是很得体的:“要我转达吗?”

文宁点点头,弯腰走向林肯房车。

北城。

同样是刚下飞机的何航,接到何云的消息,气得笑了。舌尖轻触臼齿,反复品尝文宁所知。想到和她在美国的相处,虽然短暂,却让他记忆深刻,嘴角渐渐上扬。

“违法吗?”

他不害怕。他该怎么办?

低头打开一条短信,编辑一条短信,嘴角挂着浅浅的微笑,发送出去。

恰巧在机场蹲点某大明星的资深狗仔队意外发现,在VIP通道拿着手机发消息的人好像是北城皇室的二爷。他在做什么?给女朋友发信息?

狗仔队立刻把他们所有的‘长枪短炮’调转方向,对着远处的问候猛拍。

云城,文家。

林肯车停在离文家十几米远的路上,文宁从车上下来接过何云打开的伞,慢慢向文的别墅走去。

半个月不见,她刚走到围墙外,看到明显高了一点的围墙,电网拉在上面,雕花铁门上挂着的大锁咯咯地响。她爸爸真的不遗余力的阻止她回来!

“大……大……大小姐?”院子里浇花的园丁看到文宁的知识,吓得说不清楚话。

文宁知道他的眉毛。

园丁转身又跑向别墅:“我去报告夫人。”看起来不像是见了半个月没回来的大小姐,而是见了鬼。

身后传来文宁的声音,他分不清是生气还是不生气:“别太慢,我来吹门。”

园丁的腿软了,一只脚趔趄着差点摔倒在地。连忙站直身子,连滚带爬地进了屋:“夫人大…大…大…”

正在和几位女士炫耀她刚买的钻戒的赵香兰听到了园丁的话,脸上露出了一些不悦:“赵洁,你怎么了?毛毛怎么这么狂躁?”

园丁赵方方擦了擦汗,站直了身子:“夫君……夫人……大小姐……大小姐回来了!”

“什么?”

赵香兰手里的钻石戒指掉在地上,滚到桌子底下。她忍不住捡起来,马上站起来:“她怎么回来了?她手里拿着什么?快把门锁上,给我拿辣椒水来。”

而整个下午看着赵香兰表演优雅气质的时候,贵夫人的几个人看起来都傻了。

锁上门?辣椒水?

这个赵夫人看起来和她刚才展示的完全不一样!

赵香兰睁着两只深邃的眼睛,突然醒悟过来。她想起自己背叛了自己,赶紧笑了:“你们两个听错了。我不是那个意思。”

“哦,那我不知道后妈是什么意思?”一个清脆的声音传了进来,文宁知道他一手托着下巴,清纯妩媚的脸上似笑非笑,姿势慵懒,向他们走来。

赵香兰感觉脸颊火辣辣的疼,下意识的后退了一大步:“你……你……你怎么进来的?”

文宁知道她的嘴唇:“她当然走进来了!”

赵香兰:“不……这不可能……我已经换了门,栅栏也加高了。你不能……”

她还没说完,就意识到自己说漏了嘴。

传来一个令人屏息的声音,然后最后一秒还在微笑的文宁突然垂下了眼睛,语气很委屈:“我一直以为我后妈没那么恨我,可没想到,我后妈为了不让我回家,竟然换了门,把栅栏加高了。为什么?我做错了吗?”

那些一直在听赵香兰炫耀却没有吐槽自己继女的女士们,你们有什么不明白的?这是典型的后妈,不能容忍自己的继女。她一直往继女身上泼脏水,骂她的帽子。

一个直言不讳、更加诚实坦率的女人站起来说:“小姑娘,你还有什么不明白的?”你继母不把你当家人。"

“就是我家姑娘两岁就没了妈妈,被发配下乡十八年。如果她回来得不好,她无法解释。她连门都换了,还把栅栏加高了?”

女人们用一双没想到你会这样的眼睛看着赵香兰,眼里带着轻蔑和厌恶。赵香兰很紧张,因为她不是原来的那个东西。虽然是善意的谎言,但毕竟世界上没有不透风的墙。另外,在最后的晚宴上,文宁特意指出,云城上层的人都知道。虽然他们没说什么,但是平时玩的挺好的小姐一直在主动疏远她。今天好不容易约到几个改变形象的,让文宁知道就这么毁了。

她不能让这种事发生。

“宁之,你在说什么!”赵香兰深吸一口气,露出一个他认为很迷人的微笑:“妈妈怎么会不让你进来呢?你误会了。”

文宁抬起眼睛,被泪水打湿的睫毛颤抖着。“那你能阻止人们在外面传播那些诽谤我的话吗?”

“当然……”赵香兰停下来,她周围的几位女士不是喘着气,而是轻蔑地看着她。

赵香兰非常生气,结果又被抓住了。

其中一位,显然是女士中的佼佼者的女士嗤之以鼻,站了起来:“小三就是小三,在树枝上飞也改变不了小毛病。”

“是啊,听说当初是文夫人的下人!”

“啧啧啧啧……”

晚会带着意味深长的微笑离开了。临走前,他们捏了捏文宁没受伤的胳膊:“别怕,好孩子。有事就去找老人替你做决定。”

文宁对他们感激的点了点头。随着这些人的传播和张小国在那边的行动,我相信郓城关于她的传言很快就会改变。

赵香兰·文宁被气得够呛,看着几位女士离开,才改变了她们招摇的姿势,大步追上去解释。文宁叫了一声,抬脚上楼回房间。

在门被推开的瞬间,头上传来了声音。文宁知道自己身手灵活,一个装满水的水桶从门口掉了下来,洒了一地。几滴水溅在她的裤腿上。

又脏又臭的水留了很久,文宁笑了。

永远不要无礼!

0